佛历2561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Home > 实修法门 > 永嘉禅法 > 有关于永嘉大师的历史文献 > 永嘉証道歌略解(五)

永嘉証道歌略解(五)

  • 时间: 2013-09-17 09:29
  • 作者:倓虛大師
  • 责任编辑:admin
  • 点击:
更多

  豁達空。撥因果。莽莽蕩蕩招殃禍。棄有著空病亦然。猶如避溺而投火。

此文惟恐謬解。偏於空邊。故警之。若豁然偏達於空。則容易撥無因果。恐魯魯莽莽悠悠蕩蕩。不知不覺招萬劫災苦。飛殃橫禍。若再專於棄有著空。雖未撥無因果。而所受之病亦然。與撥無因果者相同。還是如同避於沉溺之災。而反投於火焚之禍。故應戒之勉之。

  捨妄心。取真理。取捨之心成巧偽。學人不了用修行。真成認賹樽。

若不明佛事門中。不取一法。不捨一法。則永為門外漢哪。竟不知捨即是妄。取更非真。何以故。以其取成機巧。捨即虛偽。所以者何。佛法不離世間法。佛法以世間法。而立絕待。世間法依絕待。而成對待。其取捨真妄皆屬對待。其不去妄想不求真等是絕待的。此絕待以世間法而立。世間法是對待的。此對待以佛法而成。若再進一步。則佛法與世間法亦是對待的。佛曰。但有言說。都無實義。若參學的人不在此處看眼。不了此義。以對待法而修行。真成認贋樽恿恕D怯泻脮r光可過呢。

  損法財。滅功德。莫不由斯心意識。是以禪門了卻心。頓入無生知見力。

此文承上錯認俦I作親生子。當然將家財盜盡。故以此作比喻。所謂損法財者。以佛所說之法。能資助行人之戒定慧為修因之功。能成法身、般若、解脫、為結果之德。乃謂之因功果德。若妄解佛說之法。起對待作用。如認贋樽印1I盡家財。比例如損傷戒定慧三學因功的法財。消滅法身、般若、解脫三德秘藏的果德。莫不由斯心意識者。按在染之心。名阿賴耶識。(譯含藏識)意者。(梵音摩那識)識者,第六意識。此三者在染比例如佟R云鋼p法財。滅功德故。是以禪門明了。離卻心意識參。始能頓超直入無生無滅。開佛知見。有轉識成智之能力呀。又開佛知見自具佛之十種智力。

  大丈夫。秉慧劍。般若鋒兮金剛燄。非但空摧外道心。早曾落卻天魔膽。

大丈夫者。表開佛知見之人。自然秉起慧劍。有般若鋒芒。放金剛王寶劍之光燄。非但空空摧殘外道之妄心。而早就已曾消卻天魔之野心斗膽。其餘病魔。死魔。五陰魔等。更不足慮。亦已竟消滅了。

  震法雷。擊法鼓。布慈雲兮灑甘露。龍象蹴踏潤無邊。三乘五性皆醒悟。

震法雷者。以表震興佛法。擊法鼓者。以表招集眾生受度。布慈雲者。慈心布教。洒甘露者。眾生受益。龍象蹴踏者。龍表上根利智菩薩。象表鈍根。發大心,修大行的菩薩。蹴踏接踵。隨關佛之見者揚化。共布慈雲。普洒甘露。滋潤一切眾生。受無重之佛種。潤無邊之善根其三乘之聲聞緣覺菩薩。又三有佛性。二無佛性。共名五性眾生。皆得醒夢開悟了。

  雪山肥膩更無雜。純出醍醐我常納。

此文表法佛說法。常以大白牛乳作喻。雪山有寶草。養白牛。肥壯、乳膩、無雜質。人服之、精神生、氣力壯。故佛喻之為法乳。經智者大師分判為五時。一時、佛說華嚴時。乃圓頓之法。必須上根利智者領納。以白牛生乳喻之。必須大人服之。方能消化。得受利益。二時、若小兒服之不能消化。不得利益。必用「乳酪之漿」服之方能受益。如說阿含經專為小乘根性者說。三時、小乘人受益增長。佛方領導上進。說方等經。如維摩經等。彈偏斥小。嘆大褒圓。俾其回小向大。如以乳酪。製成生酥。四時、說般若經。如以生酥製成熟酥。俾小乘人。實行大乘。度化眾生。說妙有真空。經二十二年之久。以備大開法華高會。說真空妙有。開權顯實。開示悟入佛之知見。開述顯本。將熟酥造成無上妙味醍醐。純出佛口。接受者不無其人。延至千餘年後。於唐代時六祖大施普度。領納此妙味醍醐者。則大有人在。而永嘉禪師是其一也。故曰純出醍醐我常納呀。

  一性圓通一切性。一法遍合一切法。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切攝。

此是法說。一本散於萬殊。萬殊仍是一本。世界森羅萬象。無一不然。隨舉一樹。當然是一個樹性。誰知圓通一切性。就按這樹葉有葉性。樹枝有枝性。樹花有花性樹子有子性。樹幹有幹性。乃至樹本至於根鬚莫不各有其性。這是一本散於萬殊。由此一性圓通一切性。性本無相。即是以相顯性。此樹屬於無性植物。再以有性動物。如人吧。吾人亦是一性。圓通一切性。以性顯法。一法遍含一切法。法者相也。換言之。一相遍含一切相。性相不二。法性一如。就按人論。一身即是一相。遍含一切相。如人一身相。遍含四支百骸諸相。眼耳鼻舌等。有相而必有性。如眼有見性。耳有聞性。鼻有嗅性。舌有嘗性。乃至身有覺性。意有知性。以及五臟六腑津液。血脈莫不各有其性。於是由樹木人身作例子。微者推及微塵菌類。大者推至山河大地。日月星辰。乃至無量三千大千世界虛空等。無一不是一法相一切法相。一性理一切性理。吾人若作如是觀。不分彼此。隨處隨時。皆是現量。這就是平等。獨立。大無畏。本來的面目。現現成成豈是造作。所能達到的事呢。吾人迷惑習性已深。諸佛、眾聖、各祖師。只有隨情。循循善誘。去習去執再無別法。「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惟恐不信。故以水月作譬喻。互攝互具。一月喻性。普現於一切水喻相。一切水月一月攝。以喻若性若相。仍歸一性攝。亦未逃出一相攝。仍歸性相。互攝互具。原文是一法遍含一切法。今改法作相。以便易解易知。因法所攝太寬不易明。

  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同共如來合。一地具足一切地。非色非心非行業。

此文以法合喻。諸佛法身入我性者。以諸法合於一性。我性同共如來合者。以一性合於諸法。一地具足一切地者。以表不落階級。頓超直入。以合我性同共如來合義。非色非心非行業者。以合諸佛法身入我性。以明非是色相所作。非是心想所為。非是行業所造。乃天然之勢也。以上發明。通是無為大法。豈是行業所為的呢。世人學佛。不離世界習慣。不是身作。即是心想。焉知無為大法。不是行業所行的呀。

  彈指圓成八萬門。剎那滅卻三祇劫。一切數句非數句。與吾靈覺何交涉。

此四句承上四句。意謂諸佛法身人我一性。以此一性。諸多同共。如的不變之體。來的隨緣之用。在隨緣時即不變。正不變時即隨緣。和合而生。分離而滅。一切生具一切滅。生滅一如。焉有次第之地位。決非色心行業造成。故曰不費彈指之功。圓成八萬四千法門。不費時間滅卻三大阿僧祇劫之久。則一切數目言句。即不能成立一切數目言句之作用了。與吾之靈性本覺有何交涉耶。

  不可毀。不可讚。體若虛空勿涯岸。不離當處常湛然。覓即知君不可見。取不得。捨不得。不可得中只麼得。

人間世論已久。一聞出世言語不信則毀。恐人造罪誹謗。不可少見多怪。以造重罪。誡之不可毀呀。不可讚者。以誡不明白不徹底。亦不可妄讚詒誤自己。應用耐勞的心。勤學好問。腳踏實地。不致自誤誤人。因此道理不落邊際。吾人分別用之已久。凡聞意在言外等論。多以舊習文章會之。則去之已遠。故曰不可讚哪。所以者何。以此大體若虛空。沒有邊際涯岸。又無處不是此體。乃無形無相。任何地不離當處。常久湛然。然則知君等若覓之。則尚且不得見之。何以故。以其取之不得原無相故。捨之不得隨處是故。此不可捨得之中。只已麼得久了。那好佯作不知呢。若不以為然。是誰作不知耶。省之省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