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1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Home > 实修法门 > 心中心法 > 达照法师关于"心中心法"的开示 > 【 禅心密印 2008】第八章 于未动念绵密照

【 禅心密印 2008】第八章 于未动念绵密照

  • 时间: 2013-10-11 15:07
  • 作者:admin
  • 责任编辑:admin
  • 点击:
更多

再读《猕猴救月》

 

通过这七天的努力呀,大家在功夫上应该有不少的进展。尽管打坐的时候,心还很乱,甚至会把自己最讨厌的念头、最讨厌的人事全部都翻腾出来;越是打坐得力,越是感觉到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最不想要的状况,往往在你得力的时候展现出来。平常的凡夫心,就误以为用功不得力,后悔、懊恼、自卑、难过,殊不知,这正是你得力的表现。因为佛法不是告诉我们逃避人生,而是要我们解决人生的问题;不是掩盖事实,而是在任何情景当中,都要能够看到这些事物、情景的真实面目。所以,我们心中所有的观念、思想、执着,习惯性的思维,坚固的价值观念,以及无量劫以来生生世世都执着的见思、尘沙、无明,都会在通过打坐、打七的这种精进努力下,逐渐地得到根除。

 

所以,在座上,能看到自己烦恼的翻腾,实是习气的翻腾。犹如炙病得穴,就知道病床在什么地方,才有的放矢,可以下手。假如你每天浑浑噩噩,得过且过,不知生命的重担,也不知道痛苦根源、无明习气在哪个地方,那我们想解脱,终究是妄想而已。所以我们看到,当自己内心,把自己最不希望的情景引导出来,其实,我等众生,在生死苦海、三界火宅、愚昧暗宅当中,长期与巨大的毒蛇同一室卧,随时都有丧身失命的危险。一气不来,此生法身慧命便告无望。所以能在有生之年揪出我们的烦恼毒蛇,虽然看上去有些恐惧、有些害怕,但应当庆快自己。

 

对于修道的人,最沉重的莫过于魔障现前----遇到情景,我们就会想到,我不希望的,都把它归纳为魔障。事实上魔障的根源根植于我们的心,根植于我们对于有相事物的执着。我们都把根、尘、识当作一个真实的世界,把空华水月当成是真花天月,所以产生了强烈的误会。如果看到了水中的月亮,我们不知道真月在天上,凭我们的直觉,就感受到水中确实有月亮,而且谁都能看到,都有光明。

 

这个时候,我们往往会产生两种错误:第一种是,认为水中有一个月亮;第二种是,风吹到水面,波浪荡漾,而看到月亮被支离破碎了。我们也亲眼能够看到月亮已经不圆了,已经形成各种各样的图形在水中晃动。所以我们以为自己很慈悲,很关心自己的月亮,希望把这个支离破碎的月亮修补起来。过去有一本书,有一篇文章讲《猕猴救月》,我在小学的时候读过这篇文章。说一帮猴子,在树林里面看到一棵大树底下有一个湖泊,湖里面有月亮,于是那个猴子的领袖就发动五百只小猴子,一个接一个,要去救这个月亮,都爬到水里面去。最后,这些猴子爬下去,全部被水淹死了。我们看到,这些猴子是很傻的,它要救这个月亮;但是凭它的直觉,它觉得没有错,太真实了,就看到水中有月亮,而且还有距离感。清清楚楚,就是看到了。

 

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个故事,实际上是佛经里面说的。释迦佛有一次跟弟子们讲,在不远的村落,有五百个外道,跟随一个外道的老师,在那里修习苦行。他们认为不吃饭、不穿衣服,裸行,在荆棘丛中睡觉,在冰冷的水上仰卧,受尽种种折磨,就能使自己的心变得清净、自在,就能救了苦难的众生。佛说,这些外道,他看到的这些痛苦,要去救了这些痛苦的,只是救了这些妄想的心,并非真实地看到生命的本质。所以,他们的苦行往往就是徒劳无益,残害终生。就象猴子,以为自己聪明,反而掉到水里淹死了。

 

佛告诉我们,作为正法的弟子,首先,要能看到水中是没有月亮的。真的月亮在天上,不在水里。无论水里的月亮是多么晃动、多么凌乱、多么支离破碎,但是天上的月亮永远都没有变化,它不会破碎。那么如何见到天上的月亮?因为我们的眼睛已经习惯了盯到水里的月亮,让你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转过头来你能看到天上,一个是往下看的,一个是往上看的。往下看的,是形而下的,看得见、摸得到、想得到、说得出,可思议的凡夫世界;往上看的,是看到一切法的本质,用肉眼观察色法的习惯看不到、摸不着、想不出来、不能说,不可思议,这能看到我们的真心。

 

但这个不可思议,我们大家又是可思议的人,怎么从可思议进入不可思议?这实在是最艰难的一件事情。连释迦牟尼佛初证菩提,在菩提树下,他也非常的感叹。他知道他说出来的话,很难形容涅槃的世界;很难用可思议的语言来表达不可思议的真心。有些人因为习惯于思维,听了不可思议的话以后,反而不相信,毁谤,甚至破坏正法。“迷惑不信教,破坏于正法,堕落于恶道。”所以佛当时就想,“我宁不说法,进入于涅槃。”我宁可不说法,不要让他们诽谤。但是他转念一想,如果我不说法,众生更是永远都处在轮回、迷惑当中。所以就以种种方便,譬喻言辞,广演言教,而为众生说三乘教,说如何解脱,如何启用,如何圆满菩提。等他说出来,已经是用有相的文字去说了。在有相的文字当中,表达最贴切的,无非是真如佛性、如如不动、来去自在。如如不动,就是我们没有起心动念;来去自在,就不妨有种种起心动念。

 

在门口看门里门外

 

所以我们大家在做功夫的时候,都是要在心地上看住了一念不生、如如不动的状态。你不能看到自己没有念头的样子,一定是心随境转。所有的境界都是由心而生,互动的。所以境由心生,心由境转。你在打坐当中出现的任何境界,只要能看得到,想得到,说得出来,不管是见光、见佛、见魔、见人、见事,这一切境界都是由心而生,所以是境由心生。生了这些境以后,我们又在那里害怕、高兴、欢喜、担忧。见到光、见到佛、见到空,就开始高兴了:我这一座坐得不错,我还见到佛了呢。见到不如意的情景,在那里担忧、受怕,怕自己打坐走火入魔了,怕自己的烦恼恶习翻腾起来了,也同样被境所转,所以心又随境转。这样境由心生,心随境转,无有穷尽,才是轮回。

 

想截止轮回、打破生死,那必须要让心不随境转。任何境界现前,都能看住自己没有妄想的样子,无心。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

 

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

 

就在你用心专注、观照,这个时候,无有一心可用。所以,我们上师告诉我们,一念不生、了了分明之性,即是佛性。有些人在这里有所体会,欢喜雀跃,以为找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我曾经给大家说过,平常的凡夫,我执未断。你能够看住自己一个念头都没有,非常清净的状态——它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你是可以进去,也可以出来的,这才是我们回归家门的大门,并不是门内,还是门外。到这里,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门外汉,但是已经进入了佛法的正道;道路已经到家门口,就是内道。如果你不能在这里用功,不能在一念不生之前,而向心外一切相去求,观想、气功、打通气脉,观想身心以外的虚空,专注在某一个身体以外或者身体的丹田,某一个位子,某一个点上……如此用功,皆为外道。连正路、正道还没进来。所以道路还在外面。能在一念不生之前用功,这个道路已经进入正路了,但是还是在门外。正路,要通达自家,登堂入室,归家宴坐,这才是正路。因为心性的本面,就是本来面目,是无法言说;要说,只能站在门口说。所以有些人就在那里疑惑,说上师说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就是佛性,你怎么说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又不是佛性了呢?说不是佛性,那是不对的,因为一切法都是佛性的展现。你就起心动念、妄想纷飞,也是佛性的展现;说你已经见到了,见到真心,明心见性,那是不对的。因为强烈的我执还没有透过。

 

老猴拉锯的镜子

 

所以诸位经过这么几天的打坐呀,功夫上自然有进步。二祖告诉我们,坐得好,坐得不好,都是进步,都有不可思议的加持力量。我刚才说了,你坐在那里,身心能够安定,当然,是禅定的定力好;身心不能安定,在那里动,在那里乱,在那里产生种种烦恼颠倒,你正好借此机会,看自己是几斤几两,不要太傲了,生惭愧心,正好是看到自己缺点的机会。这个无形当中会增长自己无边的智慧。

 

所以功夫啊,有进展,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景;但是功夫不是这么几天就能大功告成的。坦白一点告诉大家,功夫是要生生世世,三大阿僧祗劫去努力的。关键是,没有见到之前,我们做功夫都做得很辛苦,着急吧,有没有?七天下来还没消息,急死了。不是一个七、两个七,然后以后就不要做功夫了。

 

只是说没有见道之前啊,我们做功夫,都是带着矛盾的心去做的。心里又偷懒,懒惰,巴不得让自己舒服一下,可是出离心和菩提心,象我们背后的柴油机一样地开起来,让我们又不忍心懈怠,又想赶紧努力精进用功,人生有限,岁月无常。一会又想,该休息一下,放松放松;一会又想,不行,我赶紧提起觉照;一会又听那个妖魔鬼怪一样的心在那里计划,我这座坐完,下一座要怎么样;我打坐完了以后,要去做什么事情,我要准备以后的种种种种,在那里准备。一会又在想,过去怎么用功都错啦,还是现在要紧……想来想去想了半天才发现,刚才都没用功。妄念舍弃,赶紧用功!用了一会,妄念又跑进来了……总是自己跟自己过意不去。理性上又告诉我们,不能有我,我是空的,没有我的,要舍弃;稍微腿痛一点,哦哟,我痛得不行了:那个“我”又冒出来,又听“我”的话了。

 

这就象老猴拉锯子,这深山里面的老猴子,已经老态龙钟了,还在那里锯木头,拉过来靠过去,一点力也没有,拉了半天,不起效果。用功不会用的人,就是带着自己强烈的习气,受苦又受了很多,心不甘情不愿,求忏悔,不改善自己。嘴巴里面、心里想,我做得不对,我赶紧忏悔,我一定要改好----说完自己又不去改。做错了事情,习气重的人还不想认错,姑息自己。有些人在打坐的时候,头低下来了,手印也放下去了,监香师父过去敲敲他的背,他还说“我知道”,头还低在那里。你看看,这种毛病都有!你知道你怎么不提起来啊?头低在那里,是堕落的表现。头垂下去了,不是向上的表现;你的心一定是下沉的。再看明白一点,你已经被你那个坚固不化的我执占据了,自以为是,停在那里,让自己舒服一下,“你别管我。”毛病在这里啊!所以师父看准了,一板子拍过去,毫不留情。但是又很害怕,拍过去你在那里又生气了,还怨恨师父,所以又麻烦。

 

所以这个刚强众生啊,难调难伏。就看不见自己随时都会被毛病,被自己的习气拽着跑。你这样用功,就是这个老得没用的猴子拉锯子一样。你不要打一个七,你打十个七估计也差不多,很难改善自己。看到自己的毛病,不能改,这是人生最大的耻辱。你不知道自己错,改不过来,那谁都可以原谅;你知道自己错了,你还要在那里错。修行人每天要忏悔,就是要改变我们这种毛病。所以,通过打坐练习一定的定力。

 

点不响的鞭炮

 

功夫,真正的功夫还是在座下。座上,遇到了这些腿痛、腰酸、冷、昏沉、散乱,各种境界现前,各种妄想颠倒,你能够维护大家共同的这个道场的清净,不去影响别人,以慈悲的心,你的心态自然就放宽了。所以,座上是集中精力用功的,无论遇到什么情景,你的功夫都在进展。关键是座下要养成这种习惯。坐在那里,象一尊佛,下来了以后,就不管别人,就象个流氓,这样怎么行呢?你明明在用功中,自己的心就会变成精神分裂。

 

讲分裂你们不要害怕哦,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精神分裂的,就是两种价值观在你脑子里面同时存在。然后你一会是这个价值观,一会是那个价值观,这就是矛盾。一会觉得这样好,一会觉得那样好。这样那样,两种恰恰是矛盾的。有时候想,如法打坐,不动最好;有时候又想,没关系,我在心地上用功,我把头一低,手一放,睡觉要紧----这就是矛盾的。随时把自己的心搞在矛盾当中,你用功就很难得力。所以,从座上要延伸到座下。不要以为开静的木鱼一敲,你就解放。你认为解放了,心这么一散,实际上你又被敌人给抓跑了。

 

所以我们看下午大家吃过饭,三三两两,在外面散步,交头接耳,没有一个看上去在那里用功的。不知道你们是得大自在了呢,还是耐不住寂寞了?好象不把那个话说完就不够意思,不够哥们。一起来的,我们打几天了都没讲话,赶紧找个机会,聊聊天,交流一下。妄想颠倒!那个眼神都是涣散的,向外驰求的。你看得出来吧?不用功!

 

虽然用功是三大阿僧祗劫的事情,但是我们一生中,能集中一段时间打一个七,是非常非常不容易。我们讲过,是禁语的,你打七之间,不能说话。头一个七,今天已经第七天了,接下来,还要加倍地努力。因为第一个七,你们是蕴含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准备的,那个力量,你看,就这七天,用成这个样子;第二个七,你们是没有准备的,所以现在开始涣散了。

 

在心理上,要有加倍的力量,才能够完成第二个七的打七过程。特别是如法地用功。座上能见到一念不生的样子,而且呢,要企图超越,或者舍弃一念不生、了了分明的这种我执。下座以后,这个功夫就要绵绵密密地保持住。你知道大爆炸怎么来吗?大家看到那个鞭炮,那么小,火药在里面一点起来,炸开了。如果这个火药外面的纸包得不紧,松松垮垮的,你火一点,最多就“哧”一声,火药往两边一冒烟,没了,留下一个空壳。我们用功也是一样,你的心用得不紧,有漏洞,打坐不能成片,不能看住一念未生,为腿痛啦,为旁边人咳嗽啦,为这里安排得不好啦,为这个气候冷啦,自己又妄想多啦……总是东想西想,为这个为那个,在那里琢磨来琢磨去,就不知道那一念不生的重要性。那你看看,一天下来,有多少时间,能够绵绵密密地看住?你看不住,就象这个鞭炮外面的纸,卷得松松垮垮的,给你点拨了,一棒子下去,你喊一下痛,什么也没有了。告诉你,舍弃身心,舍弃我执,用自己的眼光就能看到诸法空无我。讲的时候你点点头,明白了;然后什么都没有了,还是依然故我;听的时候有点用,看书的时候有点用;一下来,什么都没用,就是用功不紧的缘故。

 

大爆炸的前提

 

如果我们真能够咬紧牙关,要死,就让他死在七中。一概放下,所有的根尘世界,不管内心有多么杂乱无章,不管有多大的无明习气,不管外面是风雨交加,还是人声鼎沸,这个观照的力量,丝毫不能松懈。绵绵密密,绵,就是绵长,不能间断;密,就是不能留空隙。座上嘴巴持咒,也看住没有念的样子;座下,不持咒了,也看住这个样子。吃饭、穿衣、洗脸、上厕所,乃至听法,各种顺逆境界,是冷是热,无非把自己的注意力看到一念未生,时时盯住,一刻不能松懈。

 

你如果有一天的时间,紧紧地用着这个功夫,这个心看住的是一念未生,没有生的这个心,它的力量是巨大巨大的;有念的心,力量是非常有限。据说美国要开发一种能源,要投资七千亿美金。那个能源,体量非常之少,是我们头发丝的一百亿分之一那么小。一百亿分之一,有多小,不可思议吧。那么小的能源,它产生的能量,效应,可以震动、粉碎整个地球。体积越小,能量越大。最初我们造出来的计算机,是三层楼那么大;最初造出来的手提大哥大,是砖块那么大的。技术越发明,越小了。最愚笨的人,他心灵的成就,可能是创造一个长城,打造一个摩天大楼;但是你内心中精微的地方却麻木不仁。很多人连自己的念头,一天到晚在想什么都不知道,糊里糊涂的。

 

所以,用功它是非常科学的,对自身生命真相的探索。在探索的过程,无论多么艰辛,艰难困苦,都是值得的。最直接下手的,最有效的,就是我们这个一念不生的地方。因为它还可以持咒,咒力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就在一念不生这里盯紧,功夫成片,打开了,就证得诸法自性皆空的真如本体。证体以后,随缘启用。所以心密,是以禅为体,以密为用,以净土归,以般若为总持。总持一切法,总一切法,持无量意。一切万法它的根源,归根结底的地方你找到了,就是在我们内心中,找到小而无内的、大而无外的本体。所以认识到这样一个用功的方向,就要精进地努力用功。

 

以前我们在念佛的时候,我每次打坐,坐起来都要想,我这句佛号念起来,一直念到死,都不停了!你要有这种想法。但你想法是这样,你也努力让自己念到死都不要停,但是你无论怎么努力,这个习气毛病总会插队而入,总会把你念佛的念头打乱。所以我们要不停地收紧,把心收回来。你只要想到自己这句佛号念起来,从此以后不再停,你这样用功,才稍有利益。一天二十四小时,打坐两个小时,如法用功。所谓不如法,就坐在那里持持咒,不想持了就不持了,累了手就放下来;下来以后,不知东南西北,根本就没有如法去用功。然后说自己,我用功已经多少年了,我已经十年八年二十年了,怎么还没有利益啊?你看看,你有一天时间专心用功没有?可怜哪,恐怕两个小时专心用功都没有过。你怎么进步呢?在两个小时以内,还被自己的生活困扰着,被自己的思想困扰。什么时候放松一下都没有过,你怎么可能与法相应?不是法不好啊,是我们自己无心用功。

 

打七真正目的

 

所以,观察我们的种种习气、妄想、毛病,这七天打下来,可以说是绝大部分的同修是相当不错,而且不但在功夫上有进步,更重要在见地上矫正了。我们真正的目的,打七,不是让你马上就一心不乱,就能功夫成片;真正的目的是你在见地上、在观念上,能亲自认识到诸法无我。诸法就是外在的世界、内在的身心,一切妄想、杂念、梦境,各种情景,称为诸法。这一切法只要有所表示,都是缘起而无自性,无我的。通过打七,做功夫,然后每天给大家指导,就是希望大家能够在观念上,把原来的对人生的看法和想法舍弃掉;那个破包袱、旧包袱、烂包袱、脏包袱,扔掉。说土一点,就是给你们洗脑。把脑子全部洗干净了,就象初生的婴儿,没有想法,没有看法,然后再来依照正法的思维,去树立“执着我执,是轮回生死的痛苦;见到无我,是解脱生死的开始”。你只需要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思维,去看到了诸法无我;真能看到,那就超越了第七识;看不到,那就反复地跟你们讲。一个七能看到了,那最好。

 

以后接下来,就是以无我的道理,以无我的观念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拥有了身体,拥有了各种社会的职能,拥有了知识,都可以用,但是都是无我地拥有。你不能认识到无我,你的拥有太累太辛苦;认识到诸法无我,拥有也是拥有了无我。所以世间各种情景,各种色相,拥有的,没有错误;不曾拥有的,也不需要。就在全身心去契入无我的真如本体。在道理上,先去认识到。如果你道理上没有认识到,一定要在一念不生之前用功。持咒,也看到自己没有念咒的样子。比如说现在没有念咒这个样子,然后“嗡……”心里还是跟没念咒一样,叫念而无念。注意力要在无念上,不能在有念上。理上能够透过去了,能够理解,能够亲自发自内心地确定,看到这一切法,本体是空了,那你就只要看住这个空,只要看住无我,就看住了真如。就在理上,以无我的状态来生活、来工作、来打坐、来用功,也非常如法,时时刻刻,不相舍离,这才是我们打七的见真如本体的关键所在。

 

所以,头一个七过来,不管怎么辛苦,既然选择了第二个七,我们还是要从零开始。就当今天晚上是第一天,从新开始。做功夫一定要绵绵密密。如果偶尔能够见到这一切法的无我,你马上要确定下来,就知道,以后,你就是无我的人生。只有这样,那我们这个七,才没有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