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1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Home > 实修法门 > 心中心法 > 心中心学堂 > 【大德谈心中心】净慧老和尚谈心中心法

【大德谈心中心】净慧老和尚谈心中心法

  • 时间: 2013-10-11 12:16
  • 作者:admin
  • 责任编辑:admin
  • 点击:
更多


 

元音老人是在佛教界很有影响的一位引导修行的老人家。转眼之间,他已经离开我们将近五年了。我每每看到他的书,经常怀念这位老人家。

我跟元音老人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在不经常接触元音老人的这些人来说,最早读到他的书、读到他的开示的可能就是我。另外,可以说很认真地读他的书的,可能也是我。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概是1990年的时候,元音老人的一位弟子,到北京去见我,带着一本元音老人的《略论明心见性》。希望我能够在适当的时候,在刊物上发表他这篇文章。

我看了以后,觉得文章很好。当时我主编两份杂志,一份是《法音》,中国佛教协会的会刊;另一份就是《禅》,河北省佛教协会的会刊。因为我又是当主编,又是当校对,要发表文章,我要校对。在校对的过程当中,我就很仔细,每一次有文章要刊登,我起码要看三次。所以对《略论明心见性》这篇文章我印象非常深刻,讲得非常好!不仅是讲见地上的话,也确确实实接触到功夫上。见地有时候从书本上能够摸索一二,功夫那就不行。功夫上一定是行到才能说到,行不到说不到。元音老人在那本书上面所体现出来的那种功夫,那种见地,都是他行到见到,然后才说到的。

我看老人家这篇文章是讲禅的,就把这篇文章,分作四期在《禅》上发表。因为好像也是人家记录以后再整理出来的,有个别的字、句子还带有一些口语,也就作了一些适当的文字润色。

这篇文章刊出来以后,《禅》刊的读者反响很强烈!有很多人写信,希望印成单行本。我们在广大《禅》刊读者的要求下,1991年就出了单行本,这好像也是我们河北佛教协会最早出的一本书。要出单行本的时候我们也征求了老人家的意见,老人家也同意了。

所以说到元音老人的禅法,或者说,谈到把他弘扬的心中心法门推向广大佛教界的,是《禅》刊做了第一步的工作。以后《禅》刊也陆续发表过老人家的一些文章。一直到他圆寂以后,几乎每年都有一两篇文章在《禅》刊上发表。因为《禅》刊是专门弘扬禅法,弘扬次第禅、如来禅和祖师禅,但主要的还是弘扬祖师禅。

从我的印象来讲,元音老人不仅在禅宗修行方面的见地很透脱,功夫也很深入!哎,功夫很深入!可以这样说:他所说的法,法是正见,或者说他的见地是正见,他的功夫也是真正的功夫。他老人家末后的一段因缘,就是放光动地!那就是他老人家修证功夫的真实体现!

所以我也希望,看元音老人的书的广大读者,要很好地学习元音老人的正见、正行。有正见地,有真功夫,这样才能够真正得到佛法的受用。

佛法不是知识,是实践。佛法的正见,固然是要从学习当中来,但是佛法的正见如果仅仅只停留在学习上,那“正见”是不稳定的。所以只有见地,没有功夫,容易产生邪见;反过来,只有一点点功夫,完全没有正见的引导,它又会增长无明。这二者就如鸟之两翼,缺一不可。

功夫不仅仅是打坐。打坐是功夫里边的一部分,可以说是很少的一部分。功夫一定要在具体的生活环境当中来培养来锻炼。一个人修行,只在蒲团上有点功夫、有点定力,到了日常生活、工作当中来依然故我,烦恼无明一大堆,那没有功夫,那种功夫敌不住生死!

因为生死是在日用的一切环境当中来正确面对的。生死不是指到了我们眼睛闭的时候才是生死,生死是在每一刹那、每一个心念当中。我们的生命和一切事物一样刹那生灭,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功夫如何面对这个刹那生灭?面对这个刹那刹那的生死?你能够把每一个刹那的心念处理好了,能够正确的面对,末后一着自然大放光明!每时每刻每个心念的问题处理不好,末后一着没有希望!所以说功夫是要在日常生活当中历境练心。

我提倡的“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或者说是“善用其心、善待一切”,都是如何来面对生死、面对生活的最切要的修行理念。这些理念跟元音老人在明心见性上所讲的是一致的。也可以说,我有许多理念的形成,也受益于元音老人的开示。所以对元音老人的去世,离开我们,我同样是很怀念。

但是,看到元音老人有这么多的弟子在继续弘扬他的法门,修行他的法门,我也很高兴。同时在我身边的护法居士,也有不少人在坚持修心中心法门,我也是非常地欢喜,随喜赞叹!

(根据2004年河北柏林禅寺访谈整理)

 

  

【净慧老和尚简介】

净慧老和尚(1933年—),祖籍湖北新洲。一岁半即由父母送入尼庵抚养。14岁在武昌三佛寺拜师学经。1951年到广东云门寺受比丘戒,得以亲侍虚云老和尚,深受器重,1952年即成为虚云老和尚传法弟子。1956年至1963年,在中国佛学院学习,是新中国第一批佛教研究生。1979年,在中国佛教协会从事佛教文化宣传工作,参与创办《法音》杂志,并任责任编辑,1984年起任《法音》主编。同年,当选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1993年起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至今。

1988年,受河北省有关部门之邀和中国佛教协会委派,参与创办河北省佛教协会并任会长,主持河北省佛教的兴复工作。89年创办《禅》刊。1988年至1991年期间,协助有明法师修复正定临济寺,开展讲经、传授在家菩萨戒等各种大型弘法活动。从1991年冬开始,主持赵州祖庭柏林禅寺的兴复工作,使柏林禅寺从一片废墟变成殿堂庄严、规模宏大的丛林,建设僧团,弘宗演教。从1993起,每年在柏林禅寺举办“生活禅夏令营”,倡导以“觉悟人生,奉献人生”为宗旨的生活禅,在佛教界和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1998年9月正式就任柏林禅寺住持,2000年5月出任河北省佛学院院长。从1982年开始,先后出访亚、非、欧、美、澳诸洲十余国,联谊布道,广结佛缘。

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赵县柏林禅寺退居、湖北当阳玉泉寺住持、黄梅四祖寺住持,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政协常委,赵县政协副主席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