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1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Home > 实修法门 > 净土法门 > 净土宗根本经典 >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十之二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第十之二

  • 时间: 2013-12-05 15:58
  • 作者:古歙门人成时编辑
  • 责任编辑:miaoxue
  • 点击:
更多

诗偈二

山居六十二偈(有序)

抱病入山,了大事不暇。暇哦乎,然有不容默者,不向哦中来。傥得意忘言,

未必非大事之一助也。

一自芒鞵破,从教万虑慵。短衫堪度夏,敝袄复经冬。

坐起余长啸,谭时仅短锋。晨昏伴幽寂,崖上几声钟。

一病五百日,形神并已枯。缁素偶相值,称我为禅癯。

禅癯竟何解,佛法从来无。倦眠醒便起,笑此空头颅。

我爱山中行,安步不须马。有时访怪石,有时趋树下。

本无取境心,何劳更修舍。嗤彼世涂中,钻龟复打瓦。

我爱山中住,观化俯且仰。一法不当情,万缘同镜像。

才言独露身,无端已成两。笑破太虚空,岩谷争酬响。

我爱山中坐,一日两日永。顶虽鹊未巢,树亦枝无影。

既不耐諠哗,亦不味幽静。形疲便起行,枯椿变浮梗。

我爱山中卧,易寐还易醒。醒寐惟幻形,谁实司肯綮。

谛观五阴身,非别亦非并。不知何所缘,犹然不自肯。

渊明嗜杯酒,不与莲华盟。折腰既弗屑,麯蘖胡偏酲。

欲深天机浅,格言羡庄生。性学岂多术,无如理胜情。

壮士血气盛,国步夸邯郸。杀人不敢睨,一语盟肺肝。

义勇洵绝世,仁慈体乃刓。图穷露匕首,髑髅千古寒。

玉兔甫西逝,金乌复东升。少壮日已去,衰病时时增。

寐者终不觉,智者思自惩。但使冰成水,无令水结冰。

狐兔营其窟,乌鹊争其巢。孰知咸在旅,生死均浮泡。

茫茫苦海阔,欲渡须系匏。莫使荒郊骨,还令梵志敲。

贱人登垄断,巢许趋高冈。清浊固霄壤,取舍同膏肓。

不知三界梦,剜肉强作疮。一念悟无性,十虚任徜徉。

水气每成虹,地蒸每作菌。介尔本无形,刹那已有朕。

慎独虽兢兢,岂达无生忍。一翳甫在睛,空华斯乱陨。

盛暑喜乘风,严寒爱向火。情性屡随时,究竟谁为我。

未出有无关,空劳此静坐。莽苍三返人,抚腹犹称果。

风来万壑鸣,月出千山皎。笑此顽虚空,常为明动扰。

不动复是谁,岂居风月表。离此既双非,问君了不了。

胡弗畏深坑,徒忧打之遶。蓦直转欹衺,空争内外绍。

荆璞未应剖,卞和徒自泣。雷鸣二月春,蠕动皆离蛰。

屈伸信有时,何用劳汲汲。筑碎太虚空,从古原无汁。

画饼不充饥,美食不中饱。欲缚树头风,勤取龟毛绞。

弄假岂成真,卖拙飜为巧。俱卢日落山,瞻部鸡鸣卯。

圣训恒谆谆,令观五盛蕴。阳焰与空华,无我谁欣忿。

生死靡暂停,幻质同朝槿。了知呼吸关,至道斯云近。

御寒不[结-吉+辟]绩,糊口不耕田。佛制固如此,谁思共息肩。

神王飜贝叶,形疲且稳眠。何须学枯木,失此无心禅

有嘲不用解,有山不用买。泉流月影长,雾压空形矮。

起卧任所适,语默随潇洒。拽杖登岩阿,野鹿驯无骇。

律法如乱丝,禅宗更莽卤。纷纷义学家,犹然水添乳。

悠悠净土门,事理分舍取。各披祖父甲,飜傲负嵎虎。

哀哉复哀哉,坐致魔军侮。

枝叶秋已摧,贞实冬无败。所以真伪关,终莫逃炉鞴。

欲使稻粱肥,殷勤先去稗。折摄似分涂,同归调伏戒。

人侮非自侮,自侮非侮人。不受礼归主,妙喻真且亲。

修罗慢幢折,帝释胜幡新。忍为力中最,胜敌宁扬尘。

调心如大地,宠辱何关意。美玉良自珍,角石飜成瘁。

遐哉睡虎机,千古称难企。忍记歌利王,鹿苑成善逝。

言居佛祖先,行落凡愚後。漫抱法门忧,自疾甘无救。

耻躬愧儒宗,归爨惭御宼。莫夸日正长,瞬息闻更漏。

揠苗徒自损,沟浍盈还涸。九仞不及泉,枉向高原凿。

慎终亦谋始,所厚那堪薄。醍醐愿共餐,善巧先钻酪。

三十未始壮,四十今已老。徒尔费芒鞵,依然不闻道。

既惩从井仁,岂学手援嫂。见弹求鸮炙,嗟哉计太早。

壁影本非魑,孩童疑作鬼。白日忽升天,见彻无头尾。

秋深饶月华,春到多芳草。根境未离籓,受用能有几。

牛犊不畏虎,伤鸟怖虚弓。安畏虽异局,对境皆懵懵。

何如见谛士,了了知无忡。游戏逆顺界,宁尸胜敌功。

鹊噪固无忧,鸦鸣亦报喜。声性本非殊,闻机宁异耳。

一耳听两音,两忘一便止。无明从此无,始觉从此始。

咸临吉乃利,倚伏洵多义。甫倡拔茅歌,旋生朋作祟。

世事固应然,调心尤不易。难提起四禅,魔女偏相魅。

居德忌成夬,育德贵如蒙。大道旷无际,何以耳似充。

出关惊枕梦,入场嗤老翁。熟读霍光传,方知养正功。

逐妄又寻真,扬灰复鼓尘。未悟宾中主,安知主里宾。

美食饱所弃,糟糠饥所珍。滔滔天下士,沮溺同迷津。

希颜复学孔,未出三界笼。步老复趋庄,依然旧漆桶。

太极未生形,自心早妄动。石火电光机,何劳夸一统。

既惭德不修,又愧学不讲。德学本同条,谁能作两项。

紫阳与象山,各吃三十棒。识取宣尼宗,方来证沟港。

童冠沂水游,三子异其撰。一哂一喟然,黑豆换却眼。

央掘发诚言,胎难安然产。读至不动章,大慧颜当赧。

前际不可穷,後际不可及。现前介尔心,边际渺难测。

明明法界宗,妙观胡墨墨。奋起金刚拳,打破无生国。

欲雪先集霰,欲雷先掣电。如何欲成佛,福慧毫无片。

流小石能穿,钻息火难现。须教熟处生,擐甲同鏖战。

星火燎荒原,一指蔽山岳。周易诫履霜,宣尼贵先觉。

未穷学地流,慎勿夸无学。泥在水非纯,稍动还成浊。

浊水珠可清,暗室灯能破。惟有靛池公,狮吼终惊卧。

跨下亦登坛,大将非从货。悦草披虎皮,徒令千古唾。

狡狐能惑虎,木鹞难怖禽。可欺不可罔,神全乃莫侵。

面南看北斗,端的谁知音。曾经胜热焰,彻骨凉且愔。

昆仑非宿海,宿海非阿耨。滔滔万里流,一滴源谁透。

漫传天上来,错认银河胄。赖此投海机,从前皆免究。

六尘本太平,六根亦非娆。问取六识身,踪迹尤杳杳。

谁为结使源,细觅终难了。试看缾内空,倾出知多少。

色色彰苦空,声声演无我。拈来法界钥,开尽尘沙锁。

睹角便知牛,望烟岂惑火。若要船头直,端却船梢舵。

鲲潜知海阔,鹏徏知天高。十虚信寥廓,何如遍吉毛。

纵步历尘劫,徒令童子劳。迷此一隙理,今古同滔滔。

金屑不著眼,毒器不贮浆。王馔未敢食,华屋徒窥墙。

垢尽明自现,胡劳羡色庄。春风一夜起,兰蕊遍溪香。

芒鞵弃屋後,钵袋挂茅庵。非敢滥无学,坐访同行参。

石蜜味中最,食乃知其甘。见月良赖指,宁复捞深潭。

语不竞朝华,病应消夙业。独愧衰朽身,难企尊者胁。

法无心外传,道自威音劫。明明梵网灯,未审谁先接。

直指西来意,棱伽心可安。说言同解脱,内守偏蹒跚。

休恋声前句,还思步外竿。不尝天下醋,那信一般酸。

学士畏枯寂,禅德怖繁文。繁文信无益,枯寂亦添瘽。

蛇绳见方炽,取舍徒纷纭。捉鼻谩高唤,灯照知非豶。

未明心与性,读诵徒喃喃。甫欲思上达,暗证还自缄。

不解顺流棹,岂知逆风帆。呷尽四海水,到头滋味咸。

竞为格外锋,罔念昔时典。因护乃至吠,堪嗟梵志犬。

财悭尚可回,法执谁能遣。五百野狐身,覆辙偏争践。

佛语即佛心,佛心非佛语。离此即非关,究竟谁为汝。

一句了然超,万劫合头杵。若要舌本甜,勤取黄连茹。

心肝挂树杪,此理从来少。离教觅单传,痴鳖何时了。

妙指发妙音,非内亦非表。侧耳不会心,依然打之遶。

观箭毒逾炽,问桥路逾迟。路迟日易暮,毒炽那堪医。

有药不早服,有足不早驰。茫茫生灭海,谁与定归期。

毒蛇勿捉尾,甘露勿添水。添水饮成病,捉尾螫人死。

执项善调御,功归豢龙氏。悟时转法华,良哉惠能旨。

听法不观心,死至成狼狈。观心不听法,执刀还自害。

未知说默源,同条却异会。鼻孔向下垂,空赞威音外。

长语悟非多,雪填井便无。要言迷不少,小毒还生愈。

何劳妄欣厌,共把真宗诬。早修开演智,莫画旧葫芦。

执药每成病,借病飜成药。通塞靡定踪,触境须深度。

知人勿昭昭,自照无莫莫。一言烛根元,千山胜行脚。

聚萤不爇草,聚雪不成山。钻纸信无益,枯坐终痴顽。

未历羊肠险,安知行路难。千里始初步,休商最後关。

洪钟叩乃鸣,美玉终须琢。不觅恶钳锤,岂破无明毈。

护兹烦恼情,忍使灵光剥。幽幽长夜寒,熟睡谁能觉。

乌鸢忽成马,展转无非错。佛灭曾几时,哀哉水潦鹤。

矧兹最後年,何地寻略彴。斯文赖未亡,共听能儒铎。

日轮挽作镜,海水挹作盆。照我忠义胆,浴我法臣魂。

九死心不悔,尘劫愿犹存。为檄虚空界,何人共此[舟*仑]。

遗病歌

九华峰头云雾浓,三月四月如隆冬。厚拥敝袍供高卧,暖气远遁来无从。

九华山中泉味逸,百滚千佛中边蜜。拾取松球镇日煨,权作参苓疗我疾。

我疾堪嗟疗偏难,阿难隔日我三日。岂向旦暮恋空华,悲我知门未诣室。

是以持名日孜孜,拟开同体妙三慈。我病治时生界治,刹那非速劫非迟。

病余写怀四绝

一条拄杖两芒鞵,海阔天空任往来。爱见慈悲终作疾,婆和学侣谩为侪。

宗庭独力除荒草,教律谁能共执柯。雨露重时恩念少,钳锤辣处怨情多。

胜心虽发足凡情,十载依稀旧路行。莫笑巴人犹少和,引商刻羽欲谁赓。

大小由来出路歧,无端埋没好男儿。三年尝胆嗤非久,须学华严尘劫思。

礼千佛於九华藏楼赠诸友五偈

非千苦瓠换甜瓜,处处慈尊并我家。念性枉劳参水月,低头已驾白牛车。

堆山积岳尽尘埃,力把慈风一夕摧。吹散铁围无暗地,何须拭目问明来。

昔年窠臼刹那掀,腊尽春回日已暄。欲信昆仑泉脉动,但看河冻不胜辕。

灵犀一点性元通,触境逢渠道自融。蓦地举时声历历,相看同在宝楼中。

一体横分想与情,泠然性计即无生。功成五悔非留惑,莫替楼头最後盟。

赠顶瞿师掩关念佛

阿弥陀佛声历历,自他共离不可觅。是心作佛是心是,炽然感应真空寂。

蓦直归来莫问津,无明睡里轰霹雳。醒来扪枕笑呵呵,梦堕大河谁实溺。

梦时非墮醒非超,一任凯风同奏勣。髻珠解处绍功成,内外空争庶与嫡。

无生曲里明月寒,白牛背上吹横笛。

因拄杖折联成旧句

纵横北斗向南看,回首家乡月影寒。拄杖折时手眼瞥,芒鞵破处足心酸。

不劳藏迹鍼锋里,偏解抛球急水滩。鸾啸忽传林谷响,石人抚掌白云端。

梦感正法衰替痛哭而醒写怀二偈

魔军邪帜三洲遍,孽子孤忠一线微。梦断金河情水尽,醒来余泪尚沾衣。

休言三界尽生盲,珠系贫衣性自明。肯放眼前闲活计,便堪劫外独称英。

道过齐云问讯真武

烟霞剩癖此中分,遥望名峦势欲棼。柱杖石屏占瑞气,袈裟金鼎挹香芬。

千寻曲涧鸣流水,万朵青山缀白云。予亦佛门为外护,何妨破格友真君。

四十初度

物论悠悠理本齐,年来渐觉脱筌罤。拳开非实掌元在,瞖去惟空眼不迷。

流水有心终汇海,落花无语亦成溪。刹那生处生何性,却笑威音劫外提。

寄怀未能

文字离微影不留,玄机欲倡孰相酬。因怜屡中神犹隔,飜忆如愚益可收。

九子峰头标月指,千如镜里辩金鍮。灵犀通处知无朕,莫负持名助远猷。

别玄览

松岭雨歇湿未收,怯露寒蝉声如抽。同住九旬忽云别,不语孤怀偏悠悠。

智士从大不从小,愚夫近虑无远忧。爱惜皮囊捐荒丘,虚名赫奕奚可留。

何如旷览寰区表,阔步高登遵玄猷。吹醒循阶梦,先参慈氏楼。君不见,

翠柏霜残青未已,瀼瀼蔓野今如毁。

赠黄可念

蟠结笋江温陵西,溪满潮流渚满荑。远驾浮梁如虹霓,悠然彼岸长者居。

长者当年给孤後,於今欲作龙舒胄。万善汇归无别路,炽然取舍惟心土。

尘培泰岳巅,刍荛为君传。片念圆三聚,同择紫金莲。君不见,笋江月色

白如练,桂吐秋隄兴倍仙。

示持经沙弥

五浊朦胧夜未央,一声鸡唤漏偏长。但将缘种催残梦,字字全彰佛顶光。

游北山

嶙峋病骨愧知音,强倩篮舆学眺临。怪石藏云疑豹变,短松入暮解龙吟。

泉南风景全归镜,海外烟波半涤襟。啼罢鹧鸪悬鼓落,满天星斗灿江岑。

巢云

蓦入巢云不见云,泉声流断海南尘。却疑春信从何至,已睹岩花满目新。

和答陈鹤岑

名传佛国元非浪。笑我昂藏北地来。无法可令除妄想。有心堪共结莲胎。

宗风秖许庞公觑,教眼聊凭博地猜。拈出大千沤影喻,不须重说勒铭才。

慰陈弘衮

君不见,出世大丈夫,劫成劫坏等吸呼。又不见,世间奇男子,功名富贵浮云耳。

陋巷天地宽,敝緼得身安。多少风尘客,方知行路难。莘可耕,渭可钓,却怜学步

邯郸少。後凋莫斗早春芳,空令松柏悲同调。曾怀竺典猷,业果解应优。一瞖劳双目,

空华舞未休。

诵帚师五十初度

泉南开士八十一,蹡蹡济济称紫云。日月光华历二百,石塔瑞气长氤氲。中有比丘号诵帚,心慈貌古能超群。杖藜点尽千江月,芒鞵不带五岭垠。问君七夕何迟辙,庸人乞巧我爱拙。问君自恣何早生,世尊将喜我先悦。伯玉知非又日新,武公诵抑於今烈。甘露坛中味正奢,清心洁已旧名家。但看尊者当年胁,岂羡赵州住後茶。

挽如是师

昨梦东南陨炁星,伤心惨目还惊神。朝来合掌送师逝,飜悲此土仍迷津。正法仅如线,

肩踵多魔民。律苑羊告朔,教家偏亡珍。直指向上事,虚响成邪因。悠悠大地竞波逐,

岩岩中流曾几人。师今独享华敷乐,哀哉遗我称孤臣。

槐关

客梦纷纷尽寄槐,半间聊傍绿阴开。茶声催醒南柯业,贝叶熏成彼岸胎。

尘具大千应共剖,树无纤影不须猜。朝来读罢关中草,剩有余光映月台。

弥陀岩六人持非时食戒偈以志喜

舌端竞嗜易牙羹,谁信真修贵逆情。斋法已成无漏种,戒根应傍有心生。

轮中日晷诚能辨,额里珠光自可呈。荐取缘因修勿退,化城宝所不关程。

观老耼石像有感

无欲无名理近禅,瞒盰终古浪称仙。犹龙一语能传实,喻月三言反失权。

片石不愁淫雨蠧,两篇秖恐俗儒笺。笑看今日须眉白,尚是当初舞彩年。

冬日过虎崆访衍如首座

石径苔痕古,云端隔市尘。泉声流一线,虎口露全身。

桂发原无隐,梅开不借春。东风消息近,又见树枝新。

世道降人心漓野人悯之赋邈矣。

邈矣太空,任彼狂风。坦矣君子,愍彼顽蒙。狂风吹兮,空匪亏兮。顽蒙危兮,君子绥兮。

草之菁菁,雷聿鸣之。水之英英,雨聿荣之。谓雨何苦,谓雷何怒。不尸厥恩,不婴厥侮。

大块之立,谁与成之。大块之毁,谁与争之。渺渺一粟,人竞营之。弹指斯往,达士平之。

买山买山,陟彼维艰。旷云万里,依然在寰。卷叶黈纩,蒲萄悬旒。君子有忧,君子有休。

偶成

指端飜覆为云雨,世人抱负轻如羽。谋臣战士日纷纷,朝欲之秦暮欲楚。百万长城血未乾,始皇骸骨归荒墅。丧家之狗悲绝粮,依稀马麦聊堪偿。所以颜陋融复懒,明诏宣时芋正香。道人有语止如此,取譬空疑端木氏。欲识妫姚两病翁,问取巢居沛泽双竖子。

寿月堂辉山首座

殿阁薰风凉意多,绿槐亘古影婆娑。犍椎自昔声如吼,上座於今眉似珂。赵老芒鞵犹未止,胁尊禅诵已成科。分明倡出南山曲,惹动西池六鸟歌。

赠庄圣西

弥陀即是毘卢师,极乐即是华藏界。八万四千相好中,一一具足刹尘相。西方一一微尘中,具足世界差别种。是故普贤大愿王,究竟导归安养土。同居净故四俱净,横超自在甚希有。若人深信净土门,始是深信法界理。若人已悟法界理,方肯炽然求往生。法界非往非不往,顺悉檀故名为往。法界非生非不生,顺悉檀故名为生。如是往生即向上,圆顿了义无伦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