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1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Home > 佛学园地 > 佛教经典 > [佛经选读]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佛经选读]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 时间: 2013-10-12 13:06
  • 作者:admin
  • 责任编辑:admin
  • 点击:
更多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姚秦天竺三藏鸠摩罗什译
  江味农居士校正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来,是故名阿那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
  「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
  「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瞋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
  「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则非众生。』」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着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
  「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复次,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于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
  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
  「 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
  「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
  「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
  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
  「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则非凡夫。」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
  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
  「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是故说不受福德。」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则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则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则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则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须菩提!一合相者,则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
  「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